唐山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八卦 > 正文内容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_ 第六百五十六章世界之石传送!..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唐山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10003327第六百五十六章世界之石传送!

    “马拉奶奶,我回来了,怎备样,世界之石准备好了吗?”

    回到马拉家里。й领 и й 域文 и й 学wβww.li и й ngйyu.org她正在为一个野蛮人上药,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在野蛮人背上一直蔓延到腰部,血肉翻滚,上面还潺潺留着鲜血,不过这个高大野蛮人却是眉头也不眨。像是这种可以威胁性命的重伤,只是擦破皮的小伤一般。

    事实也是如此。对于勇猛的野蛮人来说,这还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程度,哪怕半个脑袋被削去,他们也能笑着迎接死神,这就是北地,甚至乃至是整个暗黑大陆第一悍勇的野蛮人一族的战士。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虽说雪是停了一会,也不能这么拼命。”

    眼前这个北地第一悍勇种族的战士,此时正像一个在老师面前的乖学生。面带无辜的被马拉斥着。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对哈洛加斯的野蛮人来说,马拉就像野蛮人的母亲一样,是她,拯救了无数野蛮人的生命。

    好不容易上好草药。将伤口缝好,这野蛮人站起来,活动几下筋骨,甚至还拍了拍刚刚缝合上的胸口,里面立刻渗出大量鲜血,结果立玄就被马拉用拐楼狠狠抽了一记。

    “你这臭小子找死啊,想让老婆子我再给你缝一次伤口吗?”

    “嘻嘻,马拉奶奶,不好意思,我下次不敢了。”

    野蛮人一边挠着自己的大光头,一边嬉皮笑脸着应道,虽然马拉那一拐技,对于皮实的野蛮人来说实在等同于瘙痒,不过却被这野蛮人夸大了好几倍,捂着被抽的手臂,委屈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看到像是感情要好的祖孙两个在打闹。

    “好了好了,去吧,下次可这样小心我往伤口上抹几把辣椒粉。”

    面对脸皮如城墙一般厚的野蛮人,狡猾如马拉也一时没有办法,只好笑骂着,再捏起一撮药粉,往那道伤口上一抹,然后挥手赶人,作不耐烦状。

    “嘻嘻,那我下次在来,再见了,马拉奶奶。”

    野蛮人爽快的笑了几声,挥了挥手,然后一刺溜从我旁边擦身而过,冲着我咧嘴一笑,跑了。

    “你最好别来了。”

    马拉哭笑不得的声音远远的传到了他耳里。

    “真是的小这些小家伙,就是不让我省心。”回过头,马拉一边洗着手,一边笑呵呵的对我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亲近于你。”

    我颇为羡慕的说道,其实野蛮人一族很是有股顽固保守的思想,想要和他们喝酒吹牛容易。但想获得他们真正的友情却是困难。

    他们脑子里没有太多的阴谋和心机,同时也不喜欢这一类人,所以对于喜欢耍一些小聪明的大部分人类来说,野蛮人并不是容易相处的对象,像马拉这样,的到整个野蛮人一族的爱戴,恐怕也是史无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前例的头一回。

    “呵呵,和这些小伙子在一起,总觉得自己也年轻了许多,我当初选择来这里小也仅仅是抱着为联盟争取一份野蛮人族的友情的目的,只不过随着和他们相处,却越发觉得这些人的可爱之处,自己也不知不觉受到了感染。”

    柱着拐技来到窗口。马拉神色欣然,而带着淡淡的笑意,静静打量着窗外那片宁静的银白色世界,眼睛闪烁着无悔的坚定。

    对于一今年近幕朽的老人来说,哈洛加斯的天气是残酷的,但是马拉从未考虑搬迁到舒适的地方,而是将这里当成了她的家。将所有野蛮人当成了她的亲人小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你瞧,人老了,记性就跟不上了,差点喜了正事。”

    感叹良久小马拉突然轻轻一拍脑袋,苦笑着摇起了头。对我说道。

    “世界之石传送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确定没有遗漏。可以立刻出发的话,随时都能进行传送。”

    “我想我已经没什么要准备的了。”

    我心里暗自嘀咕着。反正这一趟只是一个来月,又要回去,也没必要事事考虑的太过周全。

    “好吧,你跟我来。”

    留下这一句话以后。马拉柱着拐杖径直走了出去,我连忙跟上。

    “对了,马拉奶奶。世界之石传送需要能量吗?”一路向法师公会的方向走着,我一边问道。

    “任何东西都是等价交换的,想要使用世界之石传送,当然得消耗一定的能量。”马拉微微笑着点头道。

    “那得多少?”

    我小心翼翼问道,想到原本的远程传送魔法,每一趟就必须消耗五颗碎裂宝石,还得另外支付五颗碎裂宝石给施法的法师,当然,现在经过优化,已经不需要法师消耗太多的精神力法力了,传送所需要的能量也大大减少了。

    此远程传送就如此。世界之石传送该不会更加夸张吧。万一要五颗无瑕疵宝石,那我就真的要大出血了。

    “一颗完整宝石就够了。”

    但是,马拉却给了这样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原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自己,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叹。

    “那么少?!”

    “是呀,一颗完整宝石就可以启动世界之石了

    马拉笑眯眯的看着我。住佛看透了我心中所  小

    “以前的远程传送魔法,之所以消耗这么大,是因为魔法阵本身不完善,无法有效的利用能量,你看经过优化以后,不是好多了吗?而世界之石本身就集成了最完美的魔法阵,是一切空间魔法的母体,所有的空间魔法都是通过对它的研究而诞生出来的,对能量的利用,它几乎也达到了1,所以消耗才如此少。”

    “原来是这样。”

    马拉一番话,让自己又有了大涨见识的感拜

    “一颗完整宝石的话,我还走出得起的继发性癫痫能不能治好。”

    心里暗暗计算着,从来到哈洛加斯至今,历练的二十多天里,自己就几乎以每天平均三颗宝石的速度进账,当然,这些宝石的等级参差不一,有裂开级的,有完整级的。甚至是无瑕疵级的,统一换算成完整宝石的话,大概就是每日平的入手一点五颗完整宝石。

    二十天就是三十颗,现在要拿出三十分之一的进账,说不心疼是骗人的,说太心疼也是骗人的。

    很快,追随着马拉那不似老人该有的飘逸步伐,我们来到了法师公会,早有几个黑袍法师在那等着了,带着连袍帽子,脸庞。甚至是整个身影,都笼罩在阴暗之中,看上去颇有几分库拉斯特海港里出现过的暗黑流浪者的风采。

    其实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法师都有那么点特殊的嗜好。特别是在进行自认为重大的仪式的时候,更是喜欢弄的神秘兮兮,到也真把不少非纯法师类职业的冒险者给唬住,产生一种高深莫测的错觉,嗯,是错觉。

    就和地下党接头似地,几个黑袍法师为我们打开大门以后,便掉头在前面带路,由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宽阔昏暗的长廊里面,只剩下整齐的脚步声在不断回响。

    路经过几扇巨大的魔法大门,最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一个空旷的大厅上。

    世界之石呢?

    我在马拉后面不安分的东张西望着,却怎么也没有发现世界之石的痕迹。

    这时候,那几个法师不疾不徐的拖着长长的黑袍,来到大厅一角,开始缓缓念起了繁杂的咒文,随后,光洁的大厅地板上,开始闪烁起魔法阵光芒。

    这保卫措施还真严密的,不说前面几道刻满了魔法阵的大门。就算来到这里,还需要触动魔法机关才能见到世界之石。

    魔法阵光芒闪烁下,大厅正中央突然亮起了一道光圈,马拉突然迈开脚步,往光圈的方向走去。我也连忙跟了上去。

    等我们两个进入光圈,眼睛一花,突然感觉身体在急速下降,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们就已经来到了一个神秘的房间。

    圆柱体的巨大空间,约莫有千多平方,上百米高,里面空无一物,唯有正中央,一根几十米多高的菱柱型红色水晶”像巨人一般高高竖直着。

    这根红色水晶,和在冒险者广场上见到的空间水晶相似,不过体积要大得多,也要更有震撼感,从巨大的红色水晶柱体上面,我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灵魂之力,仿佛这根柱体本身就是一块灵魂的结晶。

    突然想到,如果将这块柱体放到世界之石大殿里面的中空外壳上,究竟会怎么样呢?

    散发着庞大生命力的外壳。再拥有核心灵魂,这两者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世界之石大殿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毫无疑问,摆在我眼前的就是传说之中的,这个世界上最神秘,也是致使地狱一族入侵的源头一世界之石!

    或许这样说不对,地狱一族入侵的源头并不是世界之石,而是人类的**,就好比钱本身没有错,只是使用它的人不对罢了。

    不过无论如何,在整个暗黑大陆史上,世界之石都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它是唯一一个能贯穿整个暗黑夫陆数十万年历史的主角,几乎每一本史书都会提及它的存在。
儿童癫痫病怎么治疗r>     就算是斗字不识的平民。在提及世界之石的时候,都会摆出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然后感叹一声:啊,那可真走了不得可恶的大家伙呀。

    瞻仰了一番这历史性的庞然大物之后,我便将兴趣转移到整个圆柱形大殿上。

    据说,世界之石附近有很多高手守卫,不,不用据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现在就是想试图寻找一下那些隐藏的高手,一睹这些和那三个野蛮人大爷一样,同样在为整个暗黑大陆默默无名的付出着的前辈高人风采。

    可惜,就算我将第九感憋出来。还是没能察觉到大厅里面,除了我和马拉之外究竟还第三股生命的存在。

    德鲁伊的感知还是蛮恐怖的,特别是在这种面积不大的大厅里,只要细心的话,那就是一整今生命扫描仪,哪怕是墙壁缝隙里的一只蜘妹都能找出来。

    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大厅只有我和马拉两个,的确不存在传说中的高手,二是那些高手实力高自己太多,自己不够那个实力查探。

    拥有丰富幻想力的自己,当然是不可能选择第一种那么空乏的答

    见我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东张西望,马拉也不打扰,而是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相信不止我一个人,任何冒险看来到这里,都恨不得多长几只眼睛,好好观察一下这块传说之中的世界之石,还有摆放它的空间,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

    直到我回过头,重新将目光放到马拉身上,她才笑道:“看好了的话,就把宝石镶嵌到这里面,就可以进行传送了。”

    跟随着马拉的脚步,我们来到世界之石脚下,这样抬头一看,几十米高,约四五米粗的世界之石更显得庞大,仿佛随时都要压下来一般。

    而且,它竟然不是直接与底座接触,而是微微浮起一个指头那么宽,不依靠外力,整个悬浮在空中,对于这种事实,我只能用两个字去形容  奇迹!

    不愧是被无数史书形容的神秘无比的世界之石。

    顺着法拉所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世界之石底座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四槽处,四四方方的,网好能镶嵌一颗完整宝石的样子。

    在四槽附近,布满无数条比头发还要细密的光线,这些光线如同最精密最复杂的电路板布局一样,光线的粗细,转角,还有互相之间的间隔,都精密无比。

    这些精密的光线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魔法脉络,密密麻麻的向整个大厅扩散,甚至是墙壁上。天顶上,也不知道一共有多少条。想要一条条精确的刻画出来,究竟要花上多少时间。

    感觉要完成这个布局。就好像一粒一粒沙子去数,直到将整个沙滩上的沙子数完一样,法师,多么让人蛋疼的一个职业呀。

    感叹了一阵,我拿出一颗完整的钻石,结果立刻就被马拉用拐技笑着敲了一记脑袋。

    “你这孩子,都多大了还这么捣蛋。”

    “嘿嘿,只是想试试看而已。”我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笑道。

    玩过游戏的都知道。完整级的宝石中,只有完整的钻石。形状和其他宝石不一样,呈菱形,所以,我只是想试试这个四槽的兼容性,看它是不是和世界之湖北哪里能治疗小儿癫痫石一样牛而已。

    当然,你要非说骷髅的形状也和所有的宝石不同,那我也没话说就

    。

    讪笑一声,我将钻石换成了一颗紫宝石,在上面依依不舍的摩挲了几下,看得一旁的马拉不断翻白眼。

    罗格第三抠门的名头,果然不是空穴来风,此时,她心里大概正这样想着吧。

    宝石镶嵌到四槽上以后。顿时,以四槽为起点,那些密密麻麻分布着的白线立刻亮了起来,不断向外流去,光芒随之不断的蔓延,而四槽里面的紫宝石,也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光芒黯淡,这正是能量被大量吸收的迹象。

    就像被注入大量河水的无数条干涸河流般,分布在整个大厅之间的光线,逐一的亮了起来。不断向四周蔓延,看的我头晕目眩,最后,大厅所有的光线几乎全被点亮以后,这些光线,竟然全部集中在世界之石下面的底座上。

    当最后一根光线亮起,巨大的世界之石立刻爆发出了炙热的红光,一圈又一圈的光晕散发出来。充斥着整个大厅,和大厅上遍布的无数白色光线所闪烁出来的光辉。妾织在一起,组成一个如梦似幻的世界。

    “好了,孩子,将手伸上去。”

    时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耳边传来马拉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按照她的话,伸出手,掌心轻轻按在世界之石上面。

    刹那间,从世界之石上面传来一道不可匹敌的吸力,将自己的**和灵魂统统吸入里面,耳边只来得及听到马拉最后一句声音。

    “孩子,到了第二世界。万事都要小心,早去早”

    声音愕然而止,而我的全部,也被卷入了时空漩涡之中,就像搭乘着以千倍速度上升和下降并且中途不断旋转翻滚的电梯一样,就算是身体强壮的冒险者,一个准备不足也要天旋地转,晕车呕吐。

    这种恶心的感觉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对我来说却似乎过了好几年似地,好不容易双脚着地,我也顾不得形象,身子软绵绵的蹲了下去,干呕不已。

    远程传送魔法虽然也恶心,但远没有世界之石那样强大的吸力,持续时间也没那么长,想到回去的时候还要坐着玩意,我的脸色就一阵发青,佩服之余也不禁暗暗诅咒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那两个厮,世界之石传送竟然会如此恶心,竟然不先告知自己一声。

    好不容易,翻腾的胃部好过了一点,我才网站起,还来不及打量四周的景色,耳边就传来着淡淡温和的女性声音,和阿卡拉有点像,但是少了一分沧桑的经历,多了几分年轻和悦耳。

    “凡长老,欢迎来到第二世界。”

    抬起头,一个外表在三十多岁的美少*妇  咳咳,姑且这么形容吧,据说伟大之眼的信徒一般都是终生侍奉,不结婚的。

    当然,也没有规定预言师就非得信奉伟大之眼不可,比如说莱娜,信奉的就是狼人族的狼神。

    第二世界,第二世界,,苦恼的满地打滚中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热点聚焦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愈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